『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穿越戰國之呂不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手機閱讀

第137章 柔弱剛強

[字數:5052 更新時間:2020/2/13 7:26:00]






魏無忌驚嘆道:“鄒子先生當年曾有功于燕國,若不是先生,樂毅何以連下齊國七十余城,然就因為先生是齊國人,那燕惠王聽信讒言,致使先生蒙冤入獄,當時正值五月,上天竟降下一場霜雪,足可見先生之清白啊!”

熊完接話道:“鄒子先生對燕國之功何止于強燕而弱齊,想那燕國漁陽之地歷來天寒地凍、顆粒無收,正是先生在那山丘之上吹奏樂曲,三日三夜不歇,方才感動天地,使得漁陽大地回暖、五谷豐登,先生實乃神人也。”

黃歇一笑:“鄒子先生深究陰陽五行之道,凡所見之人,吉兇禍福皆一目了然。哦對了,就是先生這位弟子,別看年齡尚小,那也是深得先生真傳,我等可不能小覷啊!”

陳政聽來聽去,眼前三人將這位鄒子先生吹得神乎其神,也太玄乎了吧?!

子蘭不屑道:“什么五月降霜、感天動地的,還什么吉兇禍福一目了然,老夫看來,不過是以訛傳訛、徒有虛名罷了。”接著伸手一指黃歇:“春申君,老夫可要提醒你一句,外面的江湖術士可是多如牛毛,一個個都是說得天花亂墜,不過是招搖撞騙而已。你將這樣的人領進我楚國學宮,豈不是有損斯文嗎?!”

那位鄒子先生手捻胡須,只是瞇著眼睛微笑不語,在他身后的年輕人邁步走到了前面。

年輕人朝子蘭一拱手,語帶稚氣道:“你就是當年與張儀一起哄騙楚懷王入秦的那位公子子蘭吧?”

子蘭叫罵道:“老夫乃是楚國的王叔,子蘭也是你個無名小輩可以叫的?真是豈有此理!”

“王叔既然說我是無名之輩,那又何必如此動怒呢?恩師曾對我說,那些輕易動怒之人不但成不了什么大事,且都是福淺命短之人。凡成就大事之人,必是虛懷若谷、從善如流,凡福厚命長之人,必是寬厚仁慈、不拘小節。我觀王叔懨氣纏身、煞氣沖頂,不日或有血光之災、滅頂之禍,若不及時醒悟,怕是來不及了。”

子蘭剛要發作,那位鄒子先生對年輕人訓斥道:“君房,不得無禮!還不跪下向王叔認錯?難道要當著楚王和春申君的面,教為師難堪嗎?!”

年輕人扭著脖子看著天上,卻是無動于衷。

誰也沒想到的是,子蘭竟拔出隨身佩劍,惡狠狠向那年輕人腰間刺了過去。

在場的熊完、黃歇和魏無忌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瞪著眼睛愣在了那里。學宮廣場上的學子們眼看著年輕人就要血濺當場,一時也驚呼起來。

鄒子先生卻是站在原地紋絲未動。

情急之下,陳政顧不得許多,猛地邁步上前,斜地里一腳將子蘭踹翻在地。

子蘭哪里會想到在楚國的地盤上竟然有人敢拿腳踹自己,而且是當著楚王和這么多人的面。這位王叔跳將起來,就要撲向陳政。

黃歇朝子蘭身后的幾個人使了個眼色,那幾人急忙組成一道人墻,攔在了子蘭面前。

子蘭手里揮舞著青銅劍,怒不可遏道:“爾等閃開,如若不然,別怪老夫手下無情!”

面對如此混亂的場面,也只有熊完親自出馬了。

熊完挺身走到子蘭面前,勸解道:“王叔這又是何苦呢?方才鄒子先生未曾冒犯王叔,若不是王叔一番含沙射影,又豈有如此這般呢?依本王看來,王叔念在他年少無知,不如…”

子蘭指著熊完不依不饒道:“好!好啊!如今你小子當了楚王,就敢在老夫面前幫著外人說話了。好!不要忘了,當年你從咸陽扮成車夫逃回楚國時,是誰將你推上的王位。”接著伸手一指在場的陳政、黃歇和魏無忌等人:“是他嗎?是他嗎?是他嗎?都不是。”然后指著自己的鼻子:“是我。若不是老夫,莫說是楚國的王位,怕是你這條小命早就沒了。老夫今日在此受此奇恥大辱,你這個當楚王的要給老夫一個交代,不然的話,可別怪老夫翻臉無情!”

熊完高傲的頭顱垂了下來,竟是無語。

陳政一看,怎么別管在哪,只要有一個蠢人在場,就非要把場面攪和的不可收拾呢?!

“冤有頭債有主。方才那一腳是我踹的,你個老不,老家伙若是不服盡管朝我來,少在不相干的人那兒耍威風。”

“都給我閃開!”子蘭隔著擋在面前的幾人,竟將手中劍向陳政甩手扔了過來。原本擋在子蘭前面的幾人條件反射地向兩旁躲閃而去。

眼看著那青銅劍向陳政飛了過去,魏無忌移步向前,便要推開陳政,卻已來不及了。

在場的學子們紛紛用袖子擋住了雙眼。

陳政未及反應,只聽“鐺”的一聲過后,青銅劍隨即掉落在陳政身前。

陳政往懷里一摸,掏出個黃金路牌兒來,卻見那上面留下了一道劍痕。

熊完驚魂未定之余,急忙招呼人撿起地上的青銅劍,揮手命令道:“今日之事誰也不準說出這學宮的大門,否則本王絕不輕饒!還不快扶王叔回府歇息?!”

黃歇也是一陣招呼,說話間便要教人架著子蘭離開學宮。

那子蘭眼看陳政手中竟有秦王的黃金路牌,心中多了一層狐疑,臉上仍是充滿怒氣:“姓呂的,咱們沒完!老夫也不怕告訴你,你從我楚國偷走的糧食,都已教老夫派人截了下來。只要老夫有一口氣在,爾等休想拿走我楚國一粒糧食,你小子也別想離開楚國。”

陳政冷笑道:“看來此事沒得商量了?!”

子蘭被人架著,高喊道:“這是在楚國,老夫想怎樣便怎樣,你能咋地?啊!你能咋地?哈哈哈哈!”

隨著一陣狂笑聲,子蘭離開了學宮。

熊完似乎還不放心,用眼神招呼黃歇跟了出去。

陳政心想,但凡那些撕破臉皮露出真面目的小人,倒是常把“你能咋地”掛在嘴邊。這些人也不想想,就算人家對你不能咋地,或者壓根兒也沒打算跟你一般見識把你咋地,可還有老天爺盯著你,遲早有一天讓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天網恢恢、報應不爽,一時不報、時候未到。

魏無忌走到陳政身旁關切道:“今日大哥險些命喪于此,真是有驚無險。大哥即刻隨我離開這是非之地,一同前往魏國如何?”

“哈哈哈哈!”那位鄒子先生走了過來,拱手道:“方才多虧了公子出手相,哦不,是出腳相助,鄒衍在此多謝了!”接著揮手招呼那年輕人:“徐福,還不過來謝過呂公子的救命之恩?!”

徐福?陳政心中一動。

年輕人走了過來,深躬一禮道:“呂公子今日救命之恩,徐福定當銘記于心。”

陳政一擺手,心想,你小子將來別忽悠嬴政找什么長生不老藥就行了。“今日多虧了楚王在場,不然的話,你我都是禍福難料啊!要謝的話,還是要謝楚王才是。”

熊完苦著臉道:“呂大哥,小弟本想教大哥在楚國多住些時日,不想今日大哥與王叔有了這番誤會。依小弟之見,明日教春申君親自護送大哥返程,如何?”

“誒?那你們答應我的糧食呢?”

“這個…,待大哥先行一步,此事容小弟與春申君從長計議,可好?”

陳政剛要發作,鄒衍笑道:“今日呂公子只要過得老夫這一關,糧食嘛,自然是要多少,楚王便會給多少。哈哈哈哈!”

那幾個心有不甘的學宮老師叫嚷起來,煽動著在場的學子們定要一睹鄒子先生的風采。

陳政惦念著說清糧食的事,早點兒離開這是非之地,哪有心思在此戀戰。看來,眼前這位楚王對王叔子蘭也是心存忌憚。自己拼酒贏得的糧食眼看就要化為泡影,之前費盡周折換來的糧食也成了從鍋里飛出去的鴨子,想到這里,陳政心中涌起無盡憂愁。

鄒衍輕松一笑:“呂公子深諳天地之道,如何還要心存苦惱呢?哈哈哈哈!正如公子所言,世上事,小善之成乃小惡助之,大善之成乃大惡助之,世間哪有什么一帆風順的成功,又哪有什么不勞而獲的好事呢?!若是真有那樣的成功和好事,也不過是上天戲弄人的泡影罷了。上天若要助人,此人必要經歷一番曲折坎坷,不經過一番磨礪和摔打,又怎能參悟大道、洞穿人心?!上天若要毀人,此人必是順風順水、高歌猛進,直至他神智不清、口無遮攔、張狂無忌、為所欲為之時,一朝間便會墜落深淵、化為灰燼。人逢逆境乃是好事,說明上天沒有忘了你,還在有意打磨你,人逢順境時,反而要愈加慎言慎行、謹小慎微,切不可沾沾自喜、自鳴得意啊!”

徐福一臉肯定道:“尊師曾說,上天教一個人歷經磨難,直至此人心存敬畏、棄惡揚善之時,才會教他功成名就。公子只要堅守正道,自然會峰回路轉、好事連連,不必徒生煩惱。”

魏無忌走上前一笑:“鄒子先生不愧是人稱‘談天衍’,方才所言,實是振聾發聵,猶如天籟之音。哦對了,既然先生有意與呂大哥切磋一二,我等可要拭目以待、洗耳恭聽了。”

熊完卻擺手道:“依本王看來,還是算了吧!鄒子先生乃學究天人的當世奇才,深諳陰陽五行之學,呂大哥一介商賈,豈是鄒子先生的對手。今日本王在王宮設宴,一來為鄒子先生接風洗塵,二來嘛,也是送別呂大哥。哈哈哈哈!呂大哥帶著那些國色天香的楚國美女一路北歸,確也是艷福不淺、不虛此行。哈哈哈哈!”

陳政算是聽出來了,這位楚王是不敢得罪王叔子蘭,在這兒偷梁換柱、移花接木,話里話外無非是八個字:慢走不送,糧食免談。

“慢著!”陳政心里拿定主意,朝鄒衍拱手道:“方才聽說先生一眼便可知他人吉兇禍福,不知可是真的?今日當著眾人的面,先生不如看看我此番楚國之行是吉是兇,如何?”

“哈哈哈哈!”鄒衍大笑道:“世上事,福禍相倚相生,變化無常,可嘆世人皆執迷于眼前,喜怒哀樂隨著眼前的吉兇禍福而游離不定,此等人知道了眼前的結果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有時倒是不知道比知道的好啊!不過…”

“不過什么?”

“不過呂公子自不會與那些凡夫俗子混為一談。聽荀子先生說,呂公子對老子的柔弱勝剛強一說頗有心得,老夫倒是想請問公子,眼下天下紛爭,秦國強而六國弱,正是弱肉強食的大爭之世,當此之時,柔弱何以勝剛強呢?”

“哈哈哈哈!先生不回答我的問題,卻避實擊虛,三言兩語便切中要害,姜是老的辣,這句話果然應驗。老先生既是博古通今之人,自然知曉物極則反、月盈則虧、樹高則折、水滿則溢的道理,萬事萬物皆生于自然,又歸于自然也,反過來說,欲教其反必教其極、欲教其虧必教其盈、欲教其折必教其高、欲教其溢必教其滿,這與天欲其亡、必令其狂是一個道理。國家如此,人亦如此。如今秦國之強非一時也,乃累世之功也。當秦國變法圖強、國力日盛之時,關東六國卻同床異夢、各懷鬼胎、禍起蕭墻、彼此攻伐,六國之弱豈是秦國之患所致乎?強者愈強、弱者愈弱之時,柔弱勝剛強豈不是一句空談?大道之行,若晦若暗。世上人猶如暗夜前行,跌跌撞撞,卻無不置身于道。我等之人唯有依勢而動,順時而行,才是柔弱勝剛強的真義。”

徐福微微點頭道:“呂公子的意思是說,柔弱勝剛強并不是逞匹夫之勇、拿雞蛋撞石頭,要謀定而后動方可以弱勝強。強者往往目空一切、唯我獨尊,弱者卻能虛懷若谷、禮賢下士。強者往往窮兵黷武、揮霍無度,弱者卻能韜光養晦、開源節流。強者往往繁文縟節、陷于內耗,弱者卻能靈活自如、不拘小節。長此以往,則強者愈弱,弱者愈強,假以時日,則勝負自分也。”

陳政笑了笑:“小米加步槍能戰勝飛機大炮,看地圖的能戰勝擺沙盤的,那些猖狂到地球都裝不下他的人,最終他的老巢不是變成一片廢墟就是一片火海,看似柔弱戰勝了他們,其實是他們自己非要練什么葵花寶典,當什么天下第一,只能用一句NO作NO DIE送給他們了。”

正在這時,學宮門外突然闖進數不清的楚國大兵,一個個神色凜然、如臨大敵,就連在場的楚王熊完都大驚失色地慌了神。

只見那位楚國大將軍景陽身著鎧甲,大跨步走到熊完面前單膝跪地道:“稟報楚王,末將奉王叔之命前來護送楚王回宮。”

熊完繃緊的神經松弛了下來,笑道:“本王還以為出了什么事,何必搞得如此興師動眾。”隨即揮手招呼陳政、魏無忌和鄒衍等人一同前往。

陳政感到事有蹊蹺,恐怕沒有那么簡單!


山东11选5走势图来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