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北宋大丈夫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手機閱讀

第1442章 回家

[字數:6789 更新時間:2020/2/13 7:20:00]




  大軍凱旋,但并未走延川回師,韓琦提出了走鎮戎軍,諸將都沒意見。

  大軍一路浩蕩,一路上遇到的軍民無不歡欣鼓舞。那些百姓飽受西夏人的侵襲,得知已經奪取了靈州后,迸發出來的熱情讓人頭痛。

  “韓相可在?”

  幾個老人站在路邊,手中有酒壺,還有一個簸箕,上面裝著幾十個炊餅。他們的身后是一群孩子,正雀躍的嘀咕著。兩側的百姓都在翹首以盼。

  騎兵過去后就是中軍。

  韓琦在中軍,接到消息后就趕來了。

  “見過相公。”老漢等人拱手。

  “諸位免禮。”

  韓琦下馬,一個老人上前,“聽聞大軍奪取了靈州,小人等歡喜不勝,想著此后再也不用遭遇西賊的侵襲,也不用去修筑堡寨了,就弄了些酒食,還請相公不嫌簡陋,用些吧。”

  以往大宋在邊境直至縱深一直在修建堡寨,目的是延緩可能的敵軍入侵。而這些修建工作就是民夫。

  這便是北宋版的簞食壺漿。

  韓琦楞了一下,目光復雜的點頭。

  于是酒水被倒在碗里,韓琦一飲而盡。

  偌大的炊餅,韓琦大口大口的吃著,被噎著了也不肯停下來。

  當年他兵敗后,那些百姓攔著他,不是簞食壺漿,而是哭嚎,問自己的子弟何在。

  香燭紙錢在燃燒著,那一刻他無言以對。

  他們都戰死了。

  韓琦喝了一大口酒,然后拱手。

  無數百姓在大軍行進的路邊歡呼著,這一刻,武人再也不是賊配軍,而是人人崇敬的對象。

  韓琦的情緒在漸漸低沉。

  直至隆德寨,他才恢復了一些精神。

  羊牧隆城,現名隆德寨。

  “老夫還是喜歡叫它羊牧隆城。”

  韓琦站在一個小土坡上,看著遠方,神色悵然。

  “老夫讓你等從靈州來到了這里,算是繞了個圈子。”

  若是回京城的話,走延川更近些。

  沈安沒說話,諸將都在沉默著。

  “那年……康定二年……各方消息匯總,老夫以為李元昊在謀劃渭州,于是盡出鎮戎軍精銳,又出錢糧募集了悍勇之士萬余人,令任福統軍前去擊賊……”

  那是好水川之戰啊!

  沈安心中一震,看了韓琦一眼。

  韓琦的神色蒼茫。

  “那一日他們一路追擊,黃昏時任福在好水川扎營,此時糧草不繼……第二日,任福與朱觀部順著河谷一路追索……在羊牧隆城東五里發現銀泥盒,安北……”

  沈安回身,韓琦苦笑道:“人不能太好奇。”

  沈安點頭,韓琦嘆道:“他們打開了銀泥盒,隨即哨鴿飛出……敵軍伏兵盡出。”

  哨鴿就是帶著哨子的鴿子,一旦飛翔,就會發出哨聲,后世也有許多。

  沈安有一陣子就喜歡站在自家的陽臺上,看著一群哨鴿在空中不斷來回飛翔,聽著那哨聲,覺得很是悠然。

  “敵騎瘋狂沖擊,我軍頑強防御,那時的大宋將士,真是不差。”

  是不差。

  在被合圍之后,他們兀自不潰,頑強抵抗著。

  “激戰多時,山頭突然豎起大旗,我軍往哪邊跑,大旗就指向哪邊……”

  李元昊和那個大漢奸張元當時就在山頭上。

  看著故國大軍被自己的計謀圍殺,張元彼時在想什么?

  沈安真的很好奇那等人的腦子里是什么回路。但想來在那等人的眼中是沒有家國這個概念的吧。

  “后來有人說當時我軍悍勇,有將領率軍反復沖殺山頭。”

  沖殺山頭是最慘烈的戰斗,敵軍居高臨下,隨便滾一塊大石頭下來,就能碾死許多將士。

  “后來……老夫一直想去看看,看看是否如他們所說的那樣。”

  韓琦上馬,諸將上馬。

  “出發吧。”韓琦的神色有些激動,大抵是類似于近鄉情怯的那種。

  大軍緩緩而去。

  沈安留在了后面,“去隆德寨多買些香燭紙錢來。”

  稍后幾輛大車出來,上面全是祭祀用品。

  沈安追上了韓琦,韓琦看到那些東西,點頭道:“你有心了。”

  前出五里,即可看到一條河谷地。

  河谷地幾里長,邊上有山坡。

  這里一看就是絕地。

  到了這里,韓琦就下馬了。

  他看了一眼幽深的谷地,臉頰顫動了一下,“老夫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來到這里,夢里夢到西北大戰時,總是覺著……死后魂魄會飄來吧。活著時,老夫沒臉來。只是此次大勝西賊,老夫來了,來看看那些將士們。”

  他邁步進去,腳下有些不穩。

  沈安走在側面,一路看著這片谷地。

  隆德寨外是一片良田,這里卻是群山環繞,中間擠出了一條谷地,看著頗為幽深。

  “在這里!”

  前方帶路的軍士回身喊道:“就在這里。”

  沈安看到了骸骨。

  一個破損的頭骨就在河灘邊上,和那些鵝卵石一起,若是不留心的話你還發現不了。

  韓琦點點頭,“回頭都收起來。”

  大宋勝利了,這里將會遠離刀兵,可以從容收拾這片戰場。

  越往里走,看到的骸骨就越多。

  “想收斂的呢,只是太多了。”

  軍士很難為情。

  韓琦沒說話。

  一步步的往里走,站在山腳下時,前方就是一個突起的土層,很寬闊。

  軍士回身,低頭不語。

  韓琦緩緩走了過去。

  他笑道:“安北你可知道大宋為何要和李元昊在此開戰嗎?”

  沈安搖頭,這個他真不知道。

  “這里緊靠六盤山,六盤山能養馬。”

  瞬間沈安就明白了。

  大宋缺馬,而不管是遼人還是西夏人,都畏懼讓大宋掌握著養馬地。有了戰馬的大宋,遼人也不敢嘚瑟。

  這便是中原王朝的底蘊,哪怕是在壓制武人的大宋,只要給他們戰馬和利器,那些被壓制的將士們亦能守護家園。

  “此戰奪取了韋州和靈州,六盤山盡在大宋掌握,加之橫山,大宋……有養馬地了。”

  他緩緩走向那片土層,喃喃的道:“如此老夫方敢來此,否則無顏見這些將士。”

  他突然止步,低頭。

  一根腿骨就從地底伸了出來,擋在他的前方。

  韓琦伸手,“拿了鏟子來。”

  有人遞了鏟子過去,曹佾準備上前,沈安搖頭,“等晚些時候。”

  韓琦孤獨的揮動著鏟子,一步步的鏟下去,漸漸的,一具倒仰的骸骨就出現了。

  這具骸骨的胸口那里還留有箭頭,空洞的眼眶在看著是那位大漢奸張元早有準備,在山背挖了許多藏兵洞。

  宋軍仰攻時,藏兵洞的西夏人出擊,居高臨下,酣暢淋漓的屠殺著宋軍。

  這樣的地形之下,實際上就是一場屠殺。

  “此戰的文官也死戰不退!”

  曹佾的聲音很小。

  沈安點頭。

  大宋從不乏果敢之士,只是長久的茍且冷了那些熱血。

  那些文官也揮舞著長刀在廝殺,氣喘吁吁,卻不肯退縮。

  無數將士嘶喊著,在抵御敵軍的沖擊。

  那些沖向山坡的將士們,至死也是撲倒在那里。

  沈安低頭。

  “魂兮歸來!”

  韓琦仰頭在呼喊著。

  沈安抬頭,此刻香火密密麻麻的,濃密的煙霧在河谷里緩緩上升。

  呼!

  一陣風吹過。

  “魂兮歸來!”

  韓琦在喊第二聲。

  煙霧被風吹動,在谷地里盤旋。

  螺旋狀的煙霧不停的在旋轉著。

  “魂兮……歸來!”

  呼!

  旋轉的煙霧驟然加快,猛地飛了上去。

  沈安看著這個異象,心中駭然。

  后世在這里居住的人說夜里經常聽到哭泣聲,還有廝殺聲,磷火四處飄蕩。

  沈安低頭,喃喃道:

  “魂兮歸來!”

  無數人低頭。

  “魂兮歸來!”

  香火猛地一盛,煙霧漸漸變得柔和起來……

  韓琦老淚縱橫,“治平四年一月,大宋一戰奪了西賊半壁,大軍攻陷靈州。老夫發誓,敵軍再也無法踏入此地半步,你等……可安心歸來了,跟著老夫……老夫帶你等……回家!”

山东11选5走势图来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