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初唐大農梟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手機閱讀

第五百零六章 預防針

[字數:4788 更新時間:2020/2/13 7:30:00]




  于秋的話,再度打開了大家的思維,夏國的發展,已經沒有國界和地界限制,他們甚至只需要去幾個人,帶著一個品牌,一個技術到外國去,就能為本國賺回豐厚的利潤。

  有別處的人口為夏國提供勞動力,有別處的資源為夏國提供生產材料,有別處的消費者購買這些產出的商品,又何必把所有的產業都放在夏國做呢?

  直接將產業外放,節省出來的運輸和運營成本,遠比分潤給別國的一點稅務要多。

  這個道理原本大家都知道,只是以前夏國的人口流入還沒有形成趨勢,以聚攏人手為主的方略,對夏國來說更加有利。

  而現在,全世界的人口都開始往夏國流,已經不需要刻意用什么東西來吸引大家往夏國來了。

  反而,剔除低端勞動生產力,將洺京往世界金融中心,高端科技研發中心,和世界學堂的方向推動,會更好一些。

  至于兩處衛星發射基地的建設,可不是簡單的征調一些物資過去就能成的,于秋稍后還需要在洺山書院挑一批特長生,組成團隊,帶著一大批人一起到基地去共同完成各方面的試驗。

  而在此之前,于秋需要將這些孩子們召集到山莊,伙同山莊的一些精工技術人員一起,進行各方面的培訓和理論講解,整個過程也不短,倒是讓于秋進入了一段看上去很是悠閑的生活。

  每,就是一場災難了。

  讓一些保持良好生活習慣的人活的長一些,讓一些生活腐化的人自然的失去,才是一種正向的生物邏輯,些許疫苗,只是為了防止一些群體性的衛生事故發生,能研究出來,自然是好,也沒有必要花太多心思,去研究所有疾病的疫苗,這不是人一輩子能完成的事業。”于秋笑道。

  “愿望始終是愿望,是一個追求的方向,能實現固然是好,就算不能實現,只要我一直走在實現自己愿望的路上,內心就不會迷茫了。”孫思邈有些固執的道。

  他驚嘆于秋從師門學來的高超的醫術,但是他也有心中的堅持,于秋不指望能說服他,反正一直讓他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是對于醫藥事業有好處,沒壞處的事情。

  山莊的主臥房里,白鳳已經點起了可以驅蚊的檀香,于秋躺在柔軟清涼的床鋪上之后,突然想起自己答應過會讓白鳳懷上屬于自己的孩子,便開始在腦海里回想起關于婦科方面的一些疾病以及治療方法,回頭,還得弄一些檢查設備出來,給白鳳檢查檢查才是。

  一夜好睡,次日一大早,于秋準備再去山頂上晨練,卻收到了一封李世民的信,原來,攤子太大,管不過來的還不止是夏國,李唐那邊同時開了好幾個經濟特區,現在攤子同樣大的不得了,根本管不過來,這是向于秋請援要人來了。

  “這個李世民,我都缺人缺的要死,還找我要人,幫我回一封信給他,就說想要人,自己開出條件到書院招聘,夏國并不干涉書院學生自由。”于秋哼笑了一聲,就將書信扔給了于安。

  而在兩個小時以后,收到于安發到長安來的電報的李世民卻是搖頭苦笑。

  沒錯,長安已經通電了,所以,與夏國之間,已經能夠用電報相互快速傳遞消息。

  只是,這種快速的傳訊,只能讓他們更多的向夏國借鑒學習,關系更加的緊密,因為,夏國是擁有自治權的,朝廷并不能對夏國指手畫腳。

  據李世民得到的消息,于秋已經有很久沒有親自管理過夏國的軍政事務了,看他現在一直忙碌著飛是越來越多了,這次發信給于秋,就是想做一個試探,從而,確定于秋心里的想法。

  “制度還能夠滿足人的私心,就證明制度還不夠完善,還需要改革。

  而且,在于秋的心中,或許根本就沒有家,卻是搖頭道,“論心胸氣量,陛下可未必比于秋差,他之所以做這樣的決定,或許并不是因為他個人的心胸氣量有這么大。”

  “那是因為什么?”李世民很是好奇的問道。

  畢竟,從過往于秋的行事手段來看,他可并不像是個心懷寬廣的人,做任何事情,都在考慮他自己的利益。

  “那是因為,可能只有這么做,才是對的,才是能長久的保持國家安定的做法。”房玄齡答道。

  聞言,李世民的眉頭緊皺,片刻之后,卻突然露出一種大徹大悟的表情來。

  他是常讀史書之人,自然是知道,自古王朝更替,最大的原因在哪里,那就是再英明的開國之君,也不能保證自己的后世子孫都是英明的。

  皇位在他的子孫手中傳來傳去,出現一兩個昏聵無能的家伙的話,很快就玩完了。

  而每一次的朝代更替,上一個朝代的皇族都會淪落到十分凄慘的地步,不想這樣的局面出現在自己的子孫身上,那么,就只有一個辦法,學習夏國,讓有能力的人上臺治理這個國家。

  “你說的有道理,于秋或許真就是這樣的打算,既然于秋說了,夏國并不限制書院學生的自由,那么你就和吏部,禮部一同商議一下,看最高能開出什么樣的優厚條件,務必在今年夏,他們或許會回來任職,只是,這其實是犧牲他們各家子女的長遠前途,換取短期利益的事情,真正有大才的子弟,只怕是不會回來。”房玄齡有些遲疑,但還是接話道。

  “食君之祿,擔君之憂,這些大臣們拿了朝廷的俸祿,才有錢財送子女去洺山書院讀書,現在是該他們回報朝廷的時候了。

  現在的情況是,只要是洺山書院出來的學生,哪怕不是最頂尖的大才,也能解我燃眉之急,依朕看,學問的事情,推遲幾年再去做也無不可,朕這就去各家走動走動,盡可能的多說服一些官員子女回朝廷來任職。”沒有辦法的李世民下定決定道。

  “陛下確定是讓更多官員的‘子女’回朝廷任職?”房玄齡有些意外的道。

  此前,朝廷雖然學習夏國,做了很多政治制度方面的改革,卻還并未允許女子進入朝堂,現在看來,李世民是想要學習的更加徹底一點了,因為,夏國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允許女人擔任執政官。

  而在于秋前兩輪對官員的清洗撤換中,已經提拔了很多女人為官,現在夏國最高級別的女官,已經做到了部長級別,距離總理,也僅僅是一步之遙,差不多相當于朝廷的尚書級別高官了。

  “是的,女學生朕也要,而且,待遇條件,完全與男學生一樣。”李世民肯定的道。

  聞言,房玄齡笑了笑道,“如此的話,陛下倒是能招募到一些人回來。”

  “房愛卿為何如此說?”李世民挑眉道。

  “因為,女子總歸是要嫁人的,朝臣們不忍心犧牲自己有才能的子嗣的前途,卻是舍得犧牲這些女兒的前途。舍一女,保住家中榮華富貴,他們一定會認為很值的。

  只是……”

  “只是什么?”李世民見到房玄齡話沒有說完,開口問道。

  “只是,這樣的話,恐怕會被于秋恥笑。在夏國,就根本不需要也不存在這樣的交易,咱們用這樣的手段,其實就是承認了咱們的制度是一種家什么。

  李世民能接受自己的理念,這其實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中原王朝由一家一姓世代相傳的時代,將永久的成為過去式了。

  不過,也僅此而已了。

  如果那些長安送來的學生的水平看不懂短期利益,和長遠前途的重要性,走了其實也不可惜。

  接下來的兩個多月,于秋再度進入了有序的授課之中,幾乎完全沒有插手夏國的軍政要務,直讓李世民等人都以為,于秋是一門心思的想上天,直到廣播電臺發布一則消息,讓所有夏國子民到醫院去打預防針,才讓他表情一愣。

  這個所謂的預防針,居然是可以增加人體抵抗力,防止生病的東西。

  無論男女老少,去夏國的醫院打幾針這樣的針劑,就能很大程度防止百日咳,破傷風,白喉,病毒性感冒,小兒麻痹,腦膜炎等等非常多的常見疾病,聽的夏國的百姓們都有些不信了。

  然而,他們還是很主動積極的帶著自己的身份證明,去到了夏國的各級衛生院打預防針,因為,夏國神奇的東西多了,預防針這樣的東西,未必就不能有,反正也是免費的,就是小小的痛一下而已。

  在夏國的百姓們熱火朝天的前往衛生院打預防針的時候,李唐,乃至聯合執政聯盟各國也收到了這個消息,然之后,他們都派出了最高規格的使節團,帶著最最珍貴的禮物,往夏國趕來。

  不僅是因為他們想要一些疫苗,還因為,他們也想趁著洺山書院暑假的時候,招攬幾個人才到本國幫助治國理政。

山东11选5走势图来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