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浴血湘西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手機閱讀

第二十七章表妹

[字數:2743 更新時間:2020/2/13 7:27:00]






夜深了,趙子龍閃身進了劉麻子的臥室,見他鼾聲如雷。他輕手輕腳地走到床前,借著洞外月亮光華,輕聲地對九鳳說:“鳳,跟我走!”九鳳見是趙子龍,驚得說不出話。為了不驚動劉麻子,只好跟著趙子龍走出石洞。來到洞外,月亮如銀,九鳳不禁嗔怒,說:“你膽子好大,你不要命了!你想干什么?”

“跟我回龍山。我要離這里。”

“龍山?不行!我不能跟你走。”九鳳說:“劉麻子知道了,他會殺了你!”

“我不想與他共事,我要單獨干,我不怕他。”

“你不是他的對手。他有槍有炮。他剛成立的神槍隊個個都是厲害角色。你不能這樣!他救了你的命!你不能忘恩負義。我說了,誰殺的鬼子多我就是誰的女人!我不能跟你走!你還是留在這里吧!”

“你是我的女人。我必須帶你走!我也建立一次真正的打鬼子的隊伍。我不能當土匪。相信我,跟我走吧。你看,我的師兄們都來了。神槍隊我的人占了一半。跟我走吧。”

“我不能跟你走。我說了。誰殺的鬼子多,我就是誰的女人。”

“你傻呀!你是為自己活,不為鬼子活。小鬼子的尾巴長不了。我殺鬼子一定不會比他少。你就放心吧!”

“不行!他救過你的命。你如果帶我走,他一定會生氣的。我不像你們兩個人互相殘殺。小鬼子才是最大的仇人。劉麻子是個爺們。你要走你走吧。”

“你不喜歡我?”

“我身子臟了。我不配。那個龍云姑娘與你很相配,你娶她做女人吧!我是不會跟你走的。”九鳳說著,從身上拔出一把小擼子遞給他說:“要走就快走。我送你們出山門。”天門寨守衛森嚴,特別是晚上,沒有劉麻子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能出山。如今,九鳳是劉麻壓寨夫人。又是二當家,副司令,守衛山門的救國軍自然是毫不猶豫的打開了山門。無論是白天黑夜,劉麻子的警惕性非常高。一共設了五道關隘。每一道,都由四個救國軍輪流把守。還設了五個暗哨。只有風吹草動,很快就傳到了劉麻子耳中。

九鳳一直把趙子龍送出了最后一道山門,才轉身。趙子龍說:“九鳳,我是不會放棄的。”

趙子龍帶著龍云和龍山十七個師兄趁著夜色,離開了天門寨。

第二天,劉麻子醒來,見趙子龍不見了,對九鳳說:“你放走他們?”

“是的。”

“你為什么要放他們走?”

“他們做的不好嗎?趙子龍是我的丈夫,他在這里,你不安心!他走了,你就不用懷疑我了。”

“好!走了好。免得我總是提防著他。我就知道這小子不安好心。走了好!走了好!以后,你就安心做老子的女人。”劉麻子高興地說:“以后你就是神槍隊隊長,我再加十個人,再配兩門小鋼炮。兩挺機槍,怎么樣?”

“行!你殺了那么多鬼子。小鬼怎么會放過你!我要好好訓練他們。”停了停,九鳳說:“在我們山后,還有一股土匪,你要當心他們。他們和小鬼子勾結在一起,是我們的死對頭。趙子龍雖然與你合不來,可是他是殺鬼子的,而且個個身手了得。那個劉大中還會說日本話。是個文化人。我們千萬不能得罪他們。以后你要對他們好。”

“只要那個小兔崽子不打你的主意,老子還是喜歡他的。”劉麻子說:“這些人都是我們的人。九鳳,這些人你要嚴格訓練,個個成為神槍手。有他們保護你,我就放心。你活著,老子快活!”

“報!大當家,我們抓到一個奸細。她說,是你的表妹!”看守山門的救國隊員來到劉麻子面前說。

“表妹?”劉麻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還有一個表妹來。他從小父母雙亡,是吃百家飯長大的。長大了一點,他就以打獵為生。森林就是他的家。飛禽走獸是他的衣食父母。他會做各種野獸陷阱,他的槍法極好,他打獵槍往往不用瞄準,飛禽走獸,只要他發現,都逃不脫他的槍子。當了土匪后,周圍的土匪都害怕他的子彈,一般不敢挑戰他。自從他殺了十個鬼子,得到九鳳后,他變得小心翼翼,他知道,得罪小鬼子,不亞于得罪閻王爺。他親眼看見十幾個小鬼子打敗國軍一個連。小鬼子槍法賊準。記得有一次,小鬼子追殺一伙八路軍游擊隊。他都在草叢里,半天才抬頭。沒想到剛一抬頭。以后只能飛了過來。把他得的帽子打出了一個洞。他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幸好他戴帽子時,帽子露出了頭頂。從此以后,他更加苦練槍法。

劉麻子說:“昨天,我宣布我們是救國軍,以后叫司令。你去把她押過來!”劉麻子揮了揮手。

“是,劉司令。”

“帶上來!”

不一會,兩名救國軍押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過來。少女穿得極普通,一身灰黑色的粗布衣褲。連頭飾都沒一戴。湘西女子的成長始終伴隨著手工刺繡的磨煉。姑娘長成的時候,也就是功夫到家的時候。在湘西,有這樣一句俗話:男人看地邊,女人看花邊。不擅織繡的女人就是笨手笨腳,被人看不起是小事,婆家也找不著好的。心靈手巧的阿妹,往往就是通過繡花向阿哥表達出懷春之情。阿哥呢,則是粗野的山歌打開阿妹的心扉:種田要種彎彎田,一直伸到妹門前;正月十五來管水,一打秋風二拜年……

湘西女子的服飾不同于一般的漢服,她們的衣料大多是木機深色的土布,或印花,或青藍的紫,袖口與褲腳多有幾道雜色的花箍,有的是別出心裁的刺繡,有的是五花八門布條的拼合,再加上頭上的一塊繡帕,腰間的一方繡花圍兜或一條織花腰帶,穿上身的確有種樸素的魅力。遇上出門,姑娘們還會在身上掛一些民間藝人打造的白銀首飾,一路叮叮當當的脆響,如同放歌的百靈掠過天際。

劉麻子是土生土長的湘西人,眼前的這位表妹怎么看與湘西妹子有點不入流。但少女白嫩嫩的皮膚和好看的五官婀娜多姿的身材足以把他的心理防線攻破了。他平生就喜歡兩件事:女人和酒。

少女向他行了湘西人晚輩向長輩的大禮。深深地鞠了一躬說:“表哥好!還記得我嗎?”

“你是?”

“我叫湘蓮。”

“哇!長這么大了。大美女了。”在劉麻子的記憶中,確實有一位叫湘蓮表妹,母親死后,有一個大舅子,大舅子有一個女孩,叫湘蓮。不過,大舅看不起自己,拜了兩次年,就再也沒去了。劉麻子眼勾勾地望著湘蓮說:“大舅呢?”

“前天被小鬼子殺死了。我走投無路,來投奔表哥。”

“好!今后這里就是你的家。”劉麻子大笑。


山东11选5走势图来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