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鹿鼎記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手機閱讀

【0879 傷害了吳家】

[字數:6316 更新時間:2020/2/13 7:24:00]




  散朝之后,許多與英國公府關系好的高官,紛紛前去英國公府道賀。

  英國公張維賢和張維賢的兒子張之極,這才知道韋寶被封賞的事兒。

  張維賢和張之極雖然已經知道韋寶在遼東打了大勝仗,殺了幾萬建奴的事兒。

  但并沒有聽說皇帝要怎么封賞韋寶。

  他們兩個人還在著急想辦法呢。

  張維賢自然想讓女婿因為這件事獲利達到最大。

  現在得到了確切消息,女婿已經獲利最大化了。

  張維賢卻很不開心。

  一方面,他在韋寶獲得賞拔這事上完全沒有出上力氣。

  另一方面,韋寶娶小妾就娶小妾吧,非要弄得那么高調,讓皇帝為他娶小妾主婚就罷了,還讓皇帝認他的小妾為皇妹?

  張維賢不但感覺很荒唐,也感覺韋寶這么做是壓低了皇家的威嚴,顯得他自己多厲害一樣。

  至于韋寶升任正三品官階,吳襄出任山海關總兵,韋寶封侯爵這三項,張維賢是感到滿意的,自己女兒越有實力,他也與有榮焉。

  張之極看出老爹不高興,打起精神與父親的好友同僚們應酬,中午又安排了豐盛的酒席,一直鬧到半下午,人都走了。

  “爹,這不是好事嗎?小寶他有本事,居然能殺幾萬建奴,這從大明立國以來也是前所未有的大勝仗啊,咱家將來肯定也會跟著揚名青史。”張之極笑道:“您犯不著不高興,韋寶能叫到皇帝為他娶小妾主婚,還能讓皇帝認他小妾為皇妹,那都是韋寶與陛下的私交,又不用咱們做什么。再說了,他的小妾即便是成了陛下的義妹,也只是掛個名,又不是正牌公主。就算韋寶娶了正牌公主,也無法撼動咱們美圓的地位的嘛。”

  “我不是擔心撼動美圓的地位,我是覺得韋寶這樣做,太張揚!”張維賢悶悶不樂道:“看看大明上下,除了魏忠賢,有誰向他這么張揚,與陛下的關系再好,也得有個分寸,什么事都去找陛下!”

  “可小寶人家有牛的本錢啊,小寶在遼東只怕比薊遼督師混的都牛了吧。手握重兵,說打建奴就打建奴,說裁軍就裁軍,區區兩千人不到,正面打建奴數萬大軍,哪一項是常人能辦到的?”張之極笑道:“好了,爹,別生氣了,等明日朝堂派人傳旨,我也跟著去看看去,順道幫您勸一勸韋寶,讓他別太張揚。”

  聽兒子這么說,張維賢有點高興了,感覺兒子比以前懂事多了。

  張維賢今年總的來說是很高興,很順心的,找了韋寶這樣的乘龍快婿,不說打著燈籠也難找,至少是萬里挑一!

  要不是自己下手快,韋寶這種人才絕對是皇家找駙馬的首選。

  “嗯,你去一趟遼東也好,也是應該去看看你妹子,反正你也沒啥事,至于提醒韋寶就不必了,韋寶是聰明人,你去了他就明白咱們擔心什么,說多了,反而有可能惹得韋寶和你妹子鬧不愉快。”張維賢道。

  “行,都聽爹的。”張之極笑道,“不過您老別總說我沒事,我事情也多著呢,要不是看你不放心,這大冷,才轉為滿意。

  次日,張之極果然隨著宣旨的隊伍一起去了遼東。

  魏忠賢讓李永貞領頭,也沒帶多少人,十幾個太監,一隊護送的東廠番役,還有皇帝嘉獎的一萬兩黃金。

  這回朱由校是真的大氣,這是額外新增的。

  要知道,一萬兩黃金對于大明的富豪們來說不算什么,對于皇帝來說,真是一筆巨款,一萬兩黃金放在民間能輕松兌換三十多萬兩紋銀!

  皇帝的內帑,最多的時候也不曾超過五百萬兩,那還是萬歷皇帝的鼎盛時期,張居正剛死,國家最有錢的時候,還亂挖礦,亂收費,才聚集了五百多萬兩紋銀。

  到了明末的朱由校,若不是韋寶連續貢獻銀子,朱由校的內帑連拿出五十萬兩紋銀都費勁。

  現在朱由校的內帑光是黃金就有七八萬兩,白銀達到了二百多萬兩。

  不管對于朱由校,還是對于魏忠賢,都是很滿足的。

  韋寶這一年多的時間里面,連續為魏忠賢貢獻了二三百萬兩紋銀!

  比整個大明各地給魏忠賢貢獻銀子的總和還多!

  “世子爺,陛下和魏公公對韋爵爺真的沒話說,對韋爵爺好,也就等于對你們英國公府好啊。不但賞賜這么多官爵,還賞賜一萬兩黃金!”李永貞坐在轎子中,對身旁騎馬的張之極道。

  “是,承蒙陛下圣恩,我相信我妹夫一定感激不盡的。”張之極笑道。他的心情也很不錯,雖然關外寒冷,這種的,老丈人和女婿,可不比父子呀,禮尚往來嘛。”李永貞道。

  “唉,我爹說韋寶不缺銀子,本來是想幫韋寶謀求個好差事啥的,但是啥忙都幫不上,現在韋寶手眼通過了,李永貞便索性賣好的告訴了張之極。

  張之極一驚,韋寶今年才十五歲,過了年也才十六歲的人,海防總督衙門總督大臣?開玩笑的吧?

  魏忠賢對韋寶這么信任?

  “李公公這消息屬實嗎?”張之極問道。

  “世子爺可千萬不能對任何人說啊,這是機密,我也是偶然聽九千歲說的,九成以上吧,只要不出什么大的變故便可,現在韋爵爺立下大功,也不會有什么變故了,你們英國公府就等著為女婿慶祝。”李永貞故作神秘道。

  張之極點了點頭,“我省得,公公放心,我絕不會對任何人說起。這么看來,我那妹夫真的要牛了!才十六歲便能坐穩正二品衙門!可嘆我三十多歲的人了,還啥都不是。”

  “世子爺將來等著世襲就成,您還要謀求啥啊?”李永貞笑道:“世子爺這般生來便大富大貴的人,最應該做的就是惜福。”

  “是,公公說的是。”張之極笑了笑。

  張之極一路上對李永貞好生款待,一行上百人的費用,他一個人包了。

  本來這些人吃喝住宿,都是朝廷出錢,沿途都有官員招待的,張之極包的部分是他額外弄的酒菜和歌姬那些。

  當然,其實也不用張之極出錢,出了京城,很快就可以進入遼西地界,到了遼西地界,不管眾人聽說是大太監李永貞來了,還是張之極來了,都會熱情款待的。

  誰敢怠慢韋大人的大舅哥?

  實際上,京城那邊剛有確定消息,韋寶在皇帝主持早朝的次日便收到了情報,統計署的情報速度很快。

  韋寶沒有想到魏忠賢這回做的這么到位,也沒有想到內閣和滿朝大臣居然一個反對的人都沒有,趕忙又讓人備了一些禮物,對各派勢力的主要大臣,還有內閣的所有大臣,都表示了一下心意。

  銀子也不會多,一個人兩三千兩,三四十人這樣的規模,合起來也就十來萬兩銀子。

  關鍵是要把這個動作做出來,下回再有什么事情,別人就會想是不是要幫韋大人說話,就算不幫著說話,也會掂量著不要反對。

  韋寶當初讓人帶話給范大腦袋,讓范大腦袋聯系魏忠賢辦事的時候,是沒有告訴張美圓和吳雪霞的,現在韋寶心情一好,而且想到圣旨到了,她們肯定會知道,便忍不住說了。

  “美圓,雪霞,有個事情要告訴你們,你們要先答應我,不能生氣,尤其是雪霞。”韋寶在吃午飯的時候道。

  張美圓和吳雪霞一怔,互相看了看,不知道夫君要說什么事情。

  現在吃飯,他們三人一般坐一桌吃。

  偌大的桌子,坐幾十個人都坐得下,三個人坐,顯得太空曠了一些。

  “夫君,都是一家人,夫君說什么但請直說無妨。我一定不會生夫君的氣。”張美圓首先表示道。

  吳雪霞也想不出來韋寶有什么可惹自己生氣的,疑惑道:“難道是夫君想扶我爹出任山海關總兵的事兒黃了?”

  “那件事成了!”韋寶笑道。

  那吳雪霞就真的想不出來還有什么讓自己不高興的事兒了,而且就算她爹的事情黃了,她也不會太當回事,她爹買個武進士出仕,出仕之后連五年都不到,哪里有資格出任山海關總兵這種整個大明的咽喉位置啊?

  吳雪霞本來就覺得是韋寶在異想的是真心話,還是當時情急之下說出來的場面話。

  女人的心思是很難琢磨的,所以,還是先打個預防針為好。

  即便先打個預防針,韋寶知道吳雪霞肯定還是會有些不開心。

  “好吧,夫君不管做什么,我都不生夫君的氣。”吳雪霞保證道。

  韋寶笑著將皇帝和魏忠賢同意了自己提出的四個條件的事情說了。

  張美圓和吳雪霞聽聞韋寶請求皇帝主持他和趙金鳳的婚事,并且認趙金鳳為皇妹,美眸同時都瞪圓了。

  都覺得不可思議。

  別說吳雪霞,就連張美圓都有點不開心了。

  如果趙金鳳是以皇妹的身份嫁給韋寶,雖然還是壓不過她,但都差不多可以和她這個國公府的女兒平起平坐了!

  顯然,趙金鳳嫁進來韋府,是二夫人,甚至可以說是準第一夫人!

  一定在吳雪霞之上。

  這是后來居上啊。

  最奇怪的是,她們想不到韋寶現在本事這么大,皇帝和魏忠賢這么縱容自己的夫君,居然能答應這種條件,簡直匪夷所思,這是自己請賞啊。

  兩個女人都沒說話。

  張美圓看向吳雪霞,吳雪霞的眼圈已經紅了,無限委屈的模樣。

  吳雪霞倒不是特別在意趙金鳳在她之上,如果韋寶先迎娶趙金鳳,后迎娶她,她一定不會多說什么,畢竟韋寶和趙金鳳比她先認識,本來就該在她之上。

  可是現在她已經嫁進了韋府,已經是二夫人了,韋寶這么做,明擺著是怕委屈了趙金鳳,硬要揷隊嘛。

  她自己委屈,知道父親和吳家的所有人肯定也會不高興的,這是讓整個家族蒙塵的事兒。

  “雪霞?你生氣了?”韋寶有點忐忑。

  吳雪霞輕輕地搖了搖頭,眼淚還是不爭氣的下落。

  韋寶的心頓時揪了起來,料到是這個局面,卻沒有料到吳雪霞的反應這么激烈,居然當時就哭了。

  韋寶這兩天也挺糾結的,他提出這一條,自然希望達成,希望皇帝能給面子,可是皇帝和魏忠賢真的給了他這個面子,他又擔心會傷害吳雪霞。

山东11选5走势图来彩投注